“天下第一双”葛菲、顾俊:是冤家也是姐妹退役后都嫁了好人家

葛菲和顾俊是亚特兰大、悉尼两届奥运会的羽毛球女双金牌得主,打遍天下无敌手,被誉为“天下第一双”“东方不败”。

从1996年3月到1999年间,葛菲和顾俊在国际比赛中未输一场,连胜的场数达到惊人的100场。

这样一对女双无敌组合,走下球场两人却鲜有交集。退役后葛菲和顾俊都结婚做妈妈了,她们的人生现状怎样?

葛菲1975年出生于江苏南通,父亲葛祖生是南通市建筑安装公司的施工科长,母亲王秀英是南通第二纺织机械厂某车间的党委书记。

夫妇俩除了要给农村的父母寄点钱,剩下的钱全用于培养女儿打羽毛球。葛菲从小就很懂事,哪怕吃一块西瓜,也要将最甜的部分挖给父母吃。

1987年,12岁的葛菲入选江苏省羽毛球队,成为一名专业羽毛球运动员。后来,教练安排葛菲与顾俊配对女双。

顾俊与葛菲同龄,1975年出生于江苏无锡。顾俊的父亲顾德元是无锡四方马铁厂厂长,顾俊的母亲黎南珍在工厂上班。

顾俊也是一位很有灵气的女孩,14岁进入江苏省羽毛球队,专攻女子双打。当时顾俊与韩晶娜配合双打,后来与葛菲搭档。

1993年,葛菲与顾俊双双入选国家羽毛球队。当时国家羽毛球队陷入低谷,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一金未得,队里将女双作为下一届奥运会的夺金突破口。

葛菲司职前场,她上网快,网前小球出色,防守稳健,分配球合理,能为顾俊创造进攻的机会。

葛菲与顾俊是绝佳组合。当时国家羽毛球队主力层共有5对女双,葛菲与顾俊是国家队的头号种子选手。两人的主管教练是世界冠军田秉毅。

1993年,葛菲的父亲不幸因病离世,将她和母亲推入巨大的悲痛中。葛菲将悲痛化作力量,训练更加刻苦。

生活中的葛菲性格内向,不善言辞;而顾俊活泼外向,话比较多。因为性格反差大,球场上两人是绝配,但生活中却很少有交集。

除了训练和比赛,葛菲和顾俊平时很少在一起玩,两人也不住一个宿舍,双方也没请过对方吃饭。

女孩子的心思比较细腻,训练中葛菲与顾俊也会有小磕绊。1996年全英羽毛球公开赛前,葛菲找到田秉毅,说顾俊喜欢唠叨,自己接受不了,要求拆对。

田秉毅给葛菲做工作:顾俊的性格比较直,你别放在心上,她爱唠叨也是想把球打好。你与葛菲是队里的重点队员,方方面面为你们付出了很多,怎么能说拆对就拆对?

随后,田秉毅也给顾俊做工作:葛菲与你性格不一样,以后你说话要讲究方式方法。

紧接着,田秉毅将葛菲和顾俊召集到一起,给她们打了一个比喻:一对优秀的双打选手应该是3条腿,其中各有一条腿捆绑在一起,这样才能配合默契。现在你俩已具备了夺取奥运冠军的实力,一定要珍惜为国争光的机会。人生能有几回搏?

葛菲与顾俊的心被深深触动了,此后两人再未闹过小别扭,双方有什么想法,都是及时提出来共同交流。

备战亚特兰大奥运会期间,田秉毅经常请男双队员给葛菲和顾俊做陪练。田秉毅还多次与李永波陪葛菲和顾俊练球。

1996年7月,亚特兰大奥运会拉开战幕,葛菲和顾俊随中国代表团出征。在羽毛球女双决赛中,葛菲和顾俊与韩国选手吉永雅、张惠玉狭路相逢。

韩国这对选手是世锦赛冠军,当时世界排名第一,对这枚金牌志在必得。然而,比赛一开始,葛菲和顾俊就发起了强大进攻,比赛呈现一边倒。

结果葛菲和顾俊以两个15比5的悬殊比分,将对方斩于马下,夺得奥运会女双金牌。这也是我国第一枚羽毛球奥运金牌。

奥运夺金后,葛菲回到家乡,她将金牌放在父亲的遗像前,含着泪说:爸爸,我没有辜负您的期望,现在成了奥运冠军。您在那边安息吧,不要再为家里担心,我会照顾好妈妈,将这个家撑起来。

顾俊载誉回到无锡后,也发生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故事。这年,顾俊的父亲担任无锡市第四纺织机械厂厂长,这是一家国营企业,全厂有500多名职工和200多名退休员工。

几年来,厂里已亏损了几百万元,工资都不能及时发放。顾德元想去银行贷款,但银行不放贷,他为此焦头烂额。

顾俊答应了,她将自己的16枚金牌和一个纯金易拉罐,还有6万元美金全部交给了父亲。随后,顾俊又陪着父亲来到中国工商银行无锡市分行。

奥运冠军到场,银行非常重视,顺利为纺织机械厂放款100万元。就是这笔钱让纺织机械厂起死回生,生产的产品远销海外。

葛菲和顾俊奥运夺金后,成了各国选手研究的靶子,她们对葛菲和顾俊进行针对性训练。

1997年5月,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世界羽毛球锦标赛中,葛菲与顾俊夺得女双冠军。

从1996年3月到1999年间,葛菲与顾俊在世界级比赛中从未输过球,创造了连胜100场的神话。

然而就在备战悉尼奥运会期间,葛菲与顾俊却输球了。那是1999年4月,在日本举行的羽毛球世锦赛上,葛菲和顾俊输给了队友杨维和黄楠雁。

葛菲和顾俊赢球不是新闻,输球却成了特别大的新闻。两人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,急得寝食难安。

回到北京后,教练将葛菲和顾俊约了出来,请她们吃了一顿饭。他们边吃边沟通交流,分析输球的原因。

2000年9月,悉尼奥运会打响。出征前夕,全国多家媒体预测我国能在这届奥运会上夺得多少枚金牌。

这时,葛菲和顾俊已是身经百战的老将,成为各国选手冲击的对象。住进奥运村后,两人互相鼓励,互相给对方解压。

结果她们一路杀入决赛,在与队友杨维和黄楠雁的巅峰对决中,葛菲和顾俊笑到了最后,以2比0战胜队友,蝉联奥运金牌。

奥运会结束后,顾俊的父亲所在的第四纺织机械厂,为感谢顾俊当初为企业做出的贡献,在顾德元没有参加会议的情况下,厂里领导一致决定奖励顾俊20万元人民币。

顾俊将这20万元奖金在厂里设立专项基金,奖励为厂里做出贡献的工人和科技人员。

2001年,葛菲和顾俊双双退役。葛菲被安排在南京体育学院训练处担任副处长。

孙俊与葛菲同龄,1975年出生于江苏南京市,他身高1.74米,在男运动员中属于个子偏矮的。

孙俊羽毛球悟性很高,但身体单薄,属于拉开突击型打法,是一名防守反击型选手。

因为身体条件一般,加上伤病严重,孙俊没有夺得奥运会金牌,最好成绩是1997年羽毛球世界杯男单冠军。

1997年,葛菲与孙俊确定恋爱关系。这年两人在香港比赛时,孙俊还将葛菲的妈妈和自己的父母请到香港团聚。

葛妈妈与孙家父母性格相投,相处非常愉快。孙家父母喜欢葛菲的稳重,葛妈妈喜欢孙俊的活泼开朗,希望两人将来不要出现什么变故。

葛菲是奥运冠军,容貌和身材都很出众,当时有条件优越的男孩对她表示好感,但葛菲对爱情坚贞不渝,婉拒了。

在国家羽毛球队,葛菲与孙俊互相鼓励,力争共同出现在奥运最高领奖台上。然而2000年悉尼奥运会,孙俊因为伤病成绩不太理想,葛菲带着男友的祝愿,与顾俊联手夺取金牌。

婚后,葛菲诞下儿子孙文骏。儿子遗传了葛菲夫妇优良的运动基因,于2016年开始接受正规的羽毛球训练。

此时孙文骏已经14岁了,虽然练球有些晚,但进步很快,迅速成为江苏省羽毛球队的主力队员。

2019年,孙文骏与搭档华翀在全国羽毛球U17总决赛上夺得季军,随后他被选入国家羽毛球二队。

葛菲现在是南京体育局副局长,儿子是江苏省羽毛球队主力队员,丈夫孙俊也是公务员。

原来,顾俊早在1999年就与男友领了结婚证,但一直没有时间举办婚礼。

顾俊与是经人介绍认识的,他比顾俊大8岁,在香港经商,业务范围涉及房地产、酒店等,身家丰厚。

当时顾俊对商人有偏见,认为商人重利轻义,但与接触后,她觉得对方将感情看得比生意重要。加上细心呵护顾俊,她渐渐接受了他。

顾俊在接受采访时,说自己与在恋爱中经受了很多波折,走到一起并不容易。

2001年1月15日,顾俊与在无锡举行婚礼,奥运跳水冠军伏明霞担任伴娘。葛菲因为母亲生病,没能亲临现场祝贺

婚后,顾俊进入北京大学法律系深造。毕业后顾俊放弃相关部门为她安排的工作,成了一名自由职业者。

2006年圣诞节,顾俊诞下女儿彤彤。顾俊的丈夫在北京、香港都有生意,婚后顾俊带着女儿两边生活。

顾俊不给自己压力,也不给女儿带来压力,她没有逼女儿打羽毛球,也没有给女儿报各种培训班。

2022年,顾俊的女儿16岁了,顾俊也47岁了。人到中年的顾俊身材依然曼妙,头发乌黑,脸部皮肤白皙紧致,显得别有魅力。

虽然将家庭主妇当职业,但顾俊丝毫没有焦虑和失落。在她心目中,她将家庭、女儿、丈夫看得比事业重要,心甘情愿为家人付出。

不可否认,葛菲退役后生活很圆满,顾俊也很幸福,这对昔日的“天下第一双”都嫁了好人家!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